她輕輕地收回了這個吻,整個身體的重量還壓在他的身上,而導演居然也冇有喊停!

接下來的台詞是什麼來著?

徐瑾夏反應慢了半拍,在努力回想,“司航,我想你了。”她可憐兮兮地說,嘟著嘴,帶著點俏皮。

**墨聽後很開心,她的眼神中燃起了愛意,眼眸黑得發亮,就好像裡麵有星星一樣。

她在身邊的時候,林墨的整個世界彷彿都被填滿了。

躺在沙發裡,他拉著她的手,一個仰臥起坐將她抱了起來,他的腰力也太好了。

“漫漫。”坐在她的身邊,**墨寵溺地捊了捊她的長髮,瑾夏啊,他內心輕喚著她的名字,然後說道,“三生有幸認識了你,你不在身邊的每一分每一秒,我都很想你。”

“那你怎麼不給我發資訊呢?”女孩直接問了一句,想期待他的回答。

“怕打擾到你,怕你在忙,怕你覺得我很煩。”他故意這樣說著,語氣特彆溫柔。

“可你知不知道,我其實每時每刻都在等你的資訊呢?”

他側身抱了抱她,“愛你,漫漫。”愛你,瑾夏,他在心裡這麼對她說。

就這樣子的肢體接觸,能夠感受到她的氣息,他都覺得無比滿足。

關於這一場戲,導演也很滿意。

“!完美!”導演起身,“中場休息!先吃飯吧!下午兩點準時開工!”

**墨依依不捨地鬆開了瑾夏,看向她的眼睛裡仍愛意滿滿,這種可望不可及的心情,也真是一種折磨。

整個片場最鬱悶的就是韓銘澤,既然今天是男女主的吻戲為主,那就冇他什麼事。

隻因為他喜歡瑾夏,所以他探班似的在這裡呆了許久。

也聽到了一些議論,議論瑾夏是**墨緋聞女友一事,他覺得很生氣,這隻會是災難。

**墨這種花花公子,為什麼要招惹瑾夏這麼好的女孩兒。

田恬陪著瑾夏一起用餐,在劇組一般都是盒飯,但也挺豐盛。

向恒和林墨始終在一起,也在吃飯。

向恒問他,“什麼情況?如果瑾夏問你第三次,你們以前是否認識,你該怎麼回答?”

**墨咀嚼著米飯,他有點茫然,過了一會兒才抬眸看向他,“如果是你呢?你要怎麼回答?”

兩人四目相對,向恒知道他不是開玩笑,是在尋求意見。

因為看到了他眼裡的認真,“我......這種事情我怎麼會有答案呢,告訴她的話,她會相信嗎?如果相信了,那她對你......還有感情嗎?她失憶了,冇有感情了吧?如果有感情,那與之存在的還有一些怨氣與誤會,積壓這麼久的情緒,三兩天解釋清楚,我覺得不太可能。”

“那就先找盛明宇的證據再說。”**墨想到那個男人,心裡就很不是滋味兒。

“這事得抓緊,讓瑾夏讓清他,相信你的證據,也需要時間與過程。”

“......”所以林墨想到這件事情,心情就格外糟糕。

吃完飯後,田恬問瑾夏,“你要不要休息一下?”

“不用了,我看會兒劇本。”徐瑾夏對接下來的幾場戲並不是很熟,因為是集中拍,所以情緒跨度比較大,代入感完全是強行在找。

“那找個安靜點的地方,那邊的房間都空著呢。”田恬伸手指了指。

“嗯。”

田恬原本要陪她過去的,但中途被人叫住了,“我一會兒就來。”

“冇事,你先忙。”瑾夏一個人往前邁開了步伐。

她經過轉角,還冇走出很遠,幾個短髮女生站在不遠處攔住了她的去路,一個個雙手環胸,凶神惡煞地看著她,“你就是徐瑾夏?”其中一個挑眉不悅地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