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不過,突然掌控這麼一個龐大的公司,一開始的時候,陸佳佳是真有點不習慣。

主要是接觸的業務都太大了,並且業務量也在急劇的增加,這讓她有點手忙腳亂了起來。

也幸虧有秦胤坐鎮,她這纔算是慢慢的適應了起來。

忙活了好多天,秦胤這纔算是把局麵完全穩定下來,把一切交給了陸佳佳之後,秦胤這才離開了長生藥業,回去了霜月集團當他的小保安。

坐在椅子上,看著視頻,優哉遊哉,這樣的日子,那是秦胤無比喜歡的生活。

看了一上午的視頻,秦胤覺得爽夠了,這才伸展了下身體。

要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,他讓自己鬆弛了一下,然後打算起身跟李大偉等人去食堂吃午飯。

隻不過不等他起身的時候,兜裡的手機便響了起來。

抓出手機看了一下來電,竟然是羅家寬打來的。

有點奇怪的秦胤,還是接通了電話。

因為好長的一段時間裡,羅家寬都冇跟自己聯絡了,反而是羅國棟跟自己聯絡的多一點。

現在接起了電話,秦胤不禁調侃了起來,問道:“羅大少,這可是稀客啊!不知道有什麼指示呢?”

說話之間,秦胤已經起身了,一邊說話,一邊往外走去。

他要去食堂吃飯,所以腳步並不快、

“哪裡敢呢!”羅家寬不禁笑了起來,說道:“秦先生,我打電話,是想問問,您是否有時間,我想請您喝酒,不知道您是否方便?”

“行啊!喝酒是好事,什麼時候?”

秦胤站住了腳步,不由笑著說道。

“現在就可以,我在你們公司的門口。”羅家寬笑著說道。

聽了羅家寬的話,秦胤不由往公司外麵看了一眼。

隻見門外麵,羅家寬靠在一輛璐虎的上麵,一邊握著電話,另外的一隻手正在衝著他這邊招手。

“你這個傢夥,看樣子是怕我不同意,直接來我公司的外麵堵我是吧?”

見到是羅家寬在外麵招手,秦胤冇好氣的笑罵了一句。

聽了這話,羅家寬不由笑了起來,不過他還是無奈的說道:“秦先生,您這話可是說的有點虧心了吧?”

“您可是大忙人,日理萬機的好吧?這請您吃一頓飯,那可是非常不容易的。正好趕上您今天不忙,我一直到您不在長生藥業,回來這邊,立刻就趕來,想要請您吃頓飯。”

他說的很是真誠,歎口氣說道:“打從您跟我們家老爺子接觸之後,我這邊就退居二線了,可咱們畢竟關係那麼好不是?你前段時間,又幫我們羅家成為了許家的一線代理商,所以我必須要感謝你下,請你喝酒,就是想要好好感謝你一下的。”

見到秦胤走過來,羅家寬立刻笑吟吟的打趣說著。

雖說他見到秦胤的時候,多少也有點拘謹,不過很快也就放開了。

無論如何,年紀上他比秦胤大了一些,可是兩個人冇什麼代溝,也都算是年輕人,且兩人相處的時間不算短了,所以說話有種平等的味道。

等到秦胤上了車,羅家寬便立刻發動車子,直接就將秦胤帶去了一家頂級的酒店。

這家叫做金鼎的酒店,秦胤可是也聽說過。

人均消費得有一兩萬左右,而且其中的設施以及食物都頗為奢華。

進入酒店之後,羅家寬笑著說道:“秦先生,請上二樓包廂。”

秦胤目光掃過了大廳這邊,見到這裡也僅僅是有幾桌寥寥的客人,其他大多數的座位都空著,秦胤不由搖搖頭,說道:“算了,還是在樓下隨便找個地方吃一點就行了。”

他看了一眼樓上,說道:“兩個大男人,而且隻有兩個,去什麼包廂,冇那個必要。”

見到秦胤想要在樓下,羅家寬也冇有阻攔,他點點頭,隨著秦胤走去了一處視窗的座位上坐下來。

“秦先生,這家酒店的菜品味道還是很不錯的,等下您一定要好好品嚐一下。”

一邊招呼著服務員過來點菜,羅家寬一邊給秦胤說著。

等到菜品上來之後,看著名貴的菜品,秦胤簡單的吃了幾口,覺得味道其實也就是那麼回事。

可是,人家請自己吃飯,而且還是挺昂貴的這種,秦胤也不能說菜品不好,隻是吃了幾筷子之後,他才說道:“說實話,我倒是有點事情,想要拜托你去幫我留心一下。”

想到了羅家寬的身份後,秦胤說道。

聽他有事情要交代自己,頓時羅家寬就笑了,點頭說道:“秦先生,您可以說,隻要是我能夠辦到的,我一定是竭儘所能,並且給您辦的漂漂亮亮的。”

“是這樣的,我現在缺一個煉丹爐,我想你幫我找一個煉丹爐。”秦胤也冇客氣,直接就說出了自己的所求。

“煉丹爐?”

聽了秦胤的話,羅家寬不禁皺了皺眉頭,多少有點愣神。

對於這個要求,他的確是有點愣神。

“什麼樣的爐子?難道就好像是天上老君那樣的爐子?是去什麼地方找,還是說想要找人定做?”

羅家寬對於這種煉丹爐,當真是一片空白,一點都不瞭解。

見他不明白,秦胤也就耐著性子,給他解釋了起來。

“煉丹爐,這東西是老物件,是一種古董,一般情況下,很多人都是不認識的,隻是認為它是一般的古董而已。”

“你隻管去找,比如說什麼地方有出賣的,哪裡有拍賣的,有了訊息你直接給我說就好。”

對方不瞭解這東西,秦胤倒也理解,畢竟他不瞭解隱世家族,更不瞭解修煉之人的一些東西,所以他解釋的算是詳細。

當然了,這段時間秦胤倒也是並冇有閒著,他甚至都跟玫瑰說起了關於煉丹爐的事情。

找來找去,倒也是找到了一些。

隻可惜要麼是贗品,是現代做出來的東西。要麼就是東西老舊得一點都不能用了。

“拍賣?老物件?”

聽了秦胤的話,頓時羅家寬就挑了挑眉頭,隨即想了下,若有所思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