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小說 >  盛寵從離婚開始 >   第2776章

-他是她的親人,在戀是她的家,她想回來就回來,不想回來也冇有關係。

在戀永遠為她敞開大門。

湛樂和韓鴻升守在醫院,柳鈺啟柳書和她們換著照看韓在行。

韓在行的身體在平穩恢複。

他這裡,不會再有問題。

而鳳泉鎮,隨著候淑德過去,柳鈺文的屍骨也終於有了歸宿。

柳家眾人,除了柳書和柳鈺啟在韓在行那無法回來,其他人都去到鳳泉鎮,處理柳鈺文和林明月的後事。

本來早便該給林明月準備後事的,但因為柳鈺文一直冇找到,就冇有準備。

現在,兩人的屍骨齊了,他們也終於在一起。

是要給她們準備後事了。

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走上正軌。

包括湛淩赫那。

隨著他身體的康複,手續的準備,他也將轉到另外一個地方接受審判。

但是,現在有個問題比較麻煩。

柳堯堅持用他找的律師為湛淩赫做辯護,而湛淩赫堅持付乘找的律師為他辯護。

他這邊不退讓,柳堯那邊也是。

甚至為了讓他退步,柳堯拿出了最狠的一句話。“他要不改變主意,我柳堯發誓,絕不讓他再見林昕一眼!”

病房裡,付乘站在湛淩赫身後,看著這終於脫下病號服,穿上常服的人。

他把柳堯的話原封不動的帶給了湛淩赫。

一字不漏。

這是最後的時間了。

他們所有人都很著急。

湛淩赫扣上襯衫鈕釦,看著窗外陰沉沉的天:“一切不變。”

付乘眉頭擰緊。

“您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做?”

不想再問,但這一刻付乘還是忍不住開口。

為什麼一定要?

明明有很多種解決辦法,為什麼要用這最無情的一個?

為什麼?

“您就不怕和那一晚一樣後悔嗎?”

湛淩赫扣袖釦的鈕釦,聽見這話,他指腹停頓,然後把那顆釦子扣進去。

“按照我說的做。”

付乘臉色沉重了。

說不聽。

他早就知道。

可明知,還是要說,最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,依舊心中難受。

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

哢嚓,門開。

湛南洪走進來。

他看著那一身筆挺,穿著如以往,冷漠恢複的人,腳步停下。

這樣的一幕,他已經很久冇看見了。

現在再看見,似過了很久。

好似是上輩子的事了。

湛淩赫看見他,朝他走過來:“走吧。”

湛南洪回神,他上下看眼前高大的人,隨著那一身病號服褪去,他不再是普通人湛淩赫,而是盛世集團總裁湛淩赫。

湛家最優秀的子孫。

視線落在湛淩赫麵上,他看著這雙深沉的眸子:“準備好了?”

“嗯。”

湛南洪點頭:“那走吧。”

兩人出了去,付乘站在那,看著就這般邁步出去的人,他挺拔的脊背,那冷漠強大的氣場,手緊握成拳。

您為什麼總是要這麼逼自己呢?

不逼自己,不行嗎?

車停在醫院門口,湛淩赫走出去,湛南洪走在他身旁,而他們身後跟著幾個穿著製服一身正肅的人。

隻是,在他們走出醫院時,腳步停下了。

因為,前方不遠處,一個人出現在他們視線裡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