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又是一股寒意襲來,許森默默的朝著一旁挪動了一下。

這個時候,他可不能往槍口撞。

“謝謝。”隨著朝熙一聲道謝,她的演講結束了。

站在舞台中央,哪怕隻是一身最樸素的衣服,她全身都如同鍍了一層光,耀眼的令人眼暈。

可惜啊,這個女人心術不正。

如果她不是有目的的接近他,其實墨修爵覺得她還是不錯的。

但是想到她對朝曼妮做的那些事情,她就算再有能力也令人心生厭惡。

嘴角閃過一抹冷笑,墨修爵正要離開,前排的兩個男人的交談聲卻飄到了她的耳旁。

“切!有什麼了不起的!又不是她一個人做的,是整個團隊做的,你看她神氣的樣子!冇見過市麵!”

“哎,你這話說錯了,人家可是墨家少奶奶,就算不是她做的,團隊為了巴結墨氏也得把功勞都給她啊,這種女人本來就是廢物,隻要臉蛋長得好看就夠了,反正是要嫁進豪門的。”

“可不呢,女人長得漂亮,床上會來事兒,那就夠了。”

說完,兩個男人對視一眼,隨即發出了奸笑聲。

墨修爵腳步猛然一頓,下一秒,墨修爵突然伸手拍了拍其中一個男人。

男人厭惡的回頭,正準備發火,結果看到墨修爵的臉,下一秒立馬低著頭,哈頭彎腰的道著歉,“對不起墨總,對不起對不起,我們嘴欠,我們不是故意的,您大人不記小人過,我們知道錯了。”

剛剛還在對人家評頭論足,結果到了自己身上,就成了夾著尾巴的喪家之犬。

墨修爵眼中閃過一抹冷笑,“背後議論彆人之前,先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!”

“對不起對不起,墨總,我們知道錯了,對不起。”

兩男人那樣子看著就令人噁心,這種人就是典型的欺軟怕硬。

“滾!”許森見狀,隨即上前嗬斥一聲,嚇得兩個男人立馬跑走了。

原本還想走的,但是此刻墨修爵卻改變主意,他倒要看看這個小女人到底有什麼魅力。

其實她的能力,他是知道的,不管在醫學上究竟什麼能力,隻看她在設計上的才能,確實是不容小覷的。

但是因為她的身份,確實容易招到很多人背後的非議。

他倒要看看她是如何遊刃有餘的應對這些質疑的。

“墨總,一會兒還有個會,您看......”許森在一旁提示著,畢竟一會兒還有個會,這會兒不走,一會兒該晚了。

“等下。”墨修爵看著舞台,目光明明落在朝熙身上,他嘴上卻說著其他,“還冇跟老朋友敘舊。”

敘舊?

墨總什麼時候成了會敘舊的人?

不過墨總這麼說了,他隻能聽話的接受了。

台上,所有人都在慶祝的拍著照,而墨修爵的目光卻始終落在那抹白色的纖細身影上。

目之所及,儘管全部都是人,可他的眼中卻隻有她。

合照完,大家陸陸續續下了台,接下來又是一段冗長又官方的演講,下了台的朝熙看著手裡的證書,眼睛逐漸濕-潤。

大家都很高興,也就忘記了是高敏的講述或者是朝熙。

過程已經不重要了,因為他們已經得到想要的結果,這就足夠了。

察覺到了身旁人的異樣,蘇銘扭頭,果然就看到朝熙正盯著手裡的證書發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