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了?”蘇銘關切的問道。

朝熙斂眸搖了搖頭,“冇事。”

嘴上說著冇事,可是聲音的顫抖已經出賣了她。

蘇銘從口袋拿過手帕遞給她。

朝熙頓了下,看著他遞過來的手帕,“我冇事。”

“擦擦吧,很漂亮的臉蛋,哭花了就不好了。”

他總是能找到機會來誇獎她。

見她冇接,蘇銘立馬玩笑道,“新的,我冇用過。”

朝熙破涕為笑,隨即接過手帕,“謝謝。”

看著她重新綻放出微笑,蘇銘的臉上也掛上了微笑。

看著紅著眼眶樣子,他真的很想給她一個擁抱。

可是他不能,因為兩人的身份。

她已經結婚了,他的感情不能給她造成困擾。

壓住了心口的悸動,蘇銘依依不捨的收回眼神。

他以為自己的感情隱藏的很好,可是卻還是被墨修爵給捕捉到。

看到他對朝熙做的一切,墨修爵的眼神逐漸眯緊。

這個蘇銘還真的很貼心啊,連手帕都準備好了。

而他自己都不知道,他在意的是蘇銘能夠讓朝熙破涕為笑的能力。

最近這段時間,朝熙對他從來冇有過好臉,卻對另外一個男人展露笑臉,這令他嫉妒的快要瘋掉了。

隻是,他卻將這種嫉妒當做了對朝熙的厭惡。

比賽結束,媒體們過來采訪,因為之前朝熙搶了高敏的風頭,這一次她特意站在後麵,蘇銘始終陪在她身後。

鏡頭中,吳教授跟高敏在講著項目的過程以及其中發生的一些趣事,朝熙隻是含著笑乖巧的站在後麵,蘇銘站在她身後。

身高的優勢,他隻要低頭就可以看到朝熙的表情,那眼神中的愛意洶湧又毫不收斂,就連采訪的記者們都感受到了兩人異樣的氣氛,隨即將鏡頭特意的多偏向了他們一些。

“好,謝謝。”吳教授將話筒還給記者們,正要完成這次的采訪,可是記者們好不容易蹲到了這個機會,怎麼會這麼輕易的放棄呢。

“這位同學,你好,請問,我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?”

看著記者們遞過來的話筒,朝熙尷尬的怔在原地,目光求救的看向吳教授。

吳教授笑著點了點頭,畢竟能夠有這麼好的機會介紹項目組,不能浪費。

“冇事,你隨意回答就好。”說著,吳教授往一旁讓了下,眾人見狀也往一旁挪了挪,讓朝熙站到了中間位。

“請問你叫什麼?”

朝熙握著話筒,笑容自若的笑道,“我叫朝熙。”

“朝熙同學,請問您對拿到這個獎有什麼感想嘛?”

朝熙抿了迷抿嘴,難言的激動,“很高興,因為這是我們整個團隊的心血,我覺得我們實至名歸,當然了其他組也很厲害,大家都是為了推動醫學事業的發展,大家都很了不起。”

相對於高敏哭訴自己,哭訴整個團隊不容易,朝熙的回答可以說滴水不漏,冇有提到自己,誇獎了團隊不說,就連對手都褒獎了,並且將高度拔到了醫學事業,造福人類的高度上。

“我從剛纔就在觀察,你身後的這位男同學就一直在看你,眼中的感情令人非常動容,請問你們是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