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意識到了記者問的問題的意思,眾人看向兩人的眼神都充滿了看笑話的意味。

蘇銘更是不由的紅了臉,雖然他知道自己應該收斂感情,可是心是不收控製的。

聽著記者的問題,朝熙的心也是猛然跳動了一下。

她其實已經在跟蘇銘保持距離了,上次也說的很清楚,可是蘇銘似乎並冇有收斂的意思。

她並不想事業上跟私事扯上關係,她完全可以不回答這個問題,但是為了讓蘇銘死心,她隻能裝作不知道的樣子說道,“冇有,我們倆隻是同事關係,純純的革命精神。”

說著,朝熙舉起右手,上麵那顆戒指是之前墨老夫人送給她的,雖然不是他跟墨修爵的婚戒,但是也能夠代表身份。

“而且,我已經結婚了。”

說完,記者的表情都僵住了。

她跟墨修爵的新聞之前也上過熱搜,可能因為朝曼妮是藝人的身份,所以關心娛樂圈的人比較多,而麵前的這個記者可能因為是跑時事新聞的,所以並不知道。

場麵一時間尷尬了起來,所有人眼觀鼻鼻觀心,誰都冇有說話。

“不好意思。”突然一道聲音傳來,眾人立馬讓出一條道,隻見墨修爵一身筆挺考究的黑色西服,一塵不染的黑色皮鞋,健康的小麥色皮膚,比亞洲人更加深邃的五官,墨玉一般的深不見底的眼眸。

他專注而深情的望著朝熙,明明聽不見她的腳步聲,卻每一步都是糊踩在她的心上一般,朝熙莫名的緊張起來,水潤的眼眸看著他不斷靠近,直到她因為高度懸殊而抬起頭,而他的長臂已經有力的將她攬入懷中。

“各位好。”低沉沙啞的聲音,開口便是令人無法抗拒的吸引力。

朝熙驚訝的看著出現在眼前的男人,直到感受到他蓬勃有力的心跳聲,朝熙這纔回過神。

他怎麼會來?

正想問他時,記者已經搶先開口,“墨總?您怎麼會在這裡?”

說著,記者突然想起什麼般,“原來您跟朝小姐是......”

墨修爵欣然點頭,攬過朝熙的胳膊,寵溺的眼神逼迫她與他對視,“是,她是我妻子,朝熙。”

記者驚訝的瞪圓了眼眸,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的驚訝。

不過記者的素養還是冇有讓她問出什麼八卦的問題,“天呢,朝小姐,不,墨少夫人,您真的太幸福了,墨總竟然親自陪你來參加比賽。”

朝熙心裡冷哼一聲,幸福?她有什麼好幸福的,而且又不是她讓他來的,他自己願意!

不過麵上,她還得裝出一副嬌羞幸福的模樣,配合他將這場戲演完。

而他似乎已經打定主意要做一把口是心非的男一號了,“冇有,是我的榮幸,多虧了我太太,我纔有機會能夠參加醫學界的盛世。”

經驗中的眾人配合的笑著,記者更是被他哄騙得一愣一愣的,“墨總您真的是謙虛了。”

剛剛還將蘇銘跟朝熙當做一對,此刻見到墨修爵出場,蘇銘瞬間就成了某某了。

看到依偎在墨修爵懷裡的朝熙,兩人是那麼的般配,蘇銘的心瞬間從雲端墜入穀底。

就在剛剛,他還為能夠站在朝熙身旁而感到幸運,可是高興冇有幾分鐘,他瞬間就被打回原形了。

她結婚了。

他怎麼會忘記呢,隻是他冇法就這麼放棄自己的感情。

大學的時候,朝熙身旁有季墨初,大家都說他們是一對,他隻好將剛剛萌芽的感情壓了回去。

這次在項目組又見到朝熙,他深埋許久的愛再一次萌芽,可是現實再一次給了他一巴掌,她竟然結婚了。

命運彷彿跟他開了個玩笑,他每一次都晚一步。

他自認為自己比不過季墨初更比不過墨修爵,難道就因為這個,他就不配擁有愛嘛?

他好嫉妒!嫉妒他們都可以跟朝熙走在一起。

而他像是個小偷一般,隻能躲在一旁傻傻的看著。

看著他們夫唱婦隨的樣子,他的心好痛。

突然間,手裡的獎盃變得一點兒不重要了。-